Magic Leap 抛锚揭秘:一场忘记走「之」字的攀登

文章正文
2020-06-20 22:50

5 月底,麦格ic Leap CEO 罗恩y Abovitz 宣布卸任。此次换帅,外界普遍认为 麦格ic Leap 过去打造消费级 AR 眼镜的策略「全盘皆输」。

麦格ic Leap,这家 AR 行业最被关注的公司,过去半年里被曝出一系列负面新闻。

先是去年 11 月,麦格ic Leap 被曝早在 8 月已将名下 1903 项专利全部抵押给摩根大通,以换取商业贷款,并正进行 E 轮融资。紧接着,科技媒体 The Information 揭开了这家 AR 独角兽盛名之下的败绩:产品半年来只卖出了 6 千台,离 10 万台的年度销售目标相去甚远,公司在 2018 年每月「烧钱」数千万美元,董事席位也hap钢笔了变化。当时,麦格ic Leap 并没有立即回应这则报道。

2019 年底,这家公司将初代 AR 眼镜做了局部升级,改名为 麦格ic Leap 1,并推出企业套件和管理平台,宣布调整之前的 直到 C 战略,将大举进军 B 端应用市场。

这款产品 2295 美元起售,作为对比,微软的 Holo伦恩s 2 裸机价格为 3500 美元|麦格ic Leap

到了今年 3 月,媒体曝光 麦格ic Leap 想以 100 亿美元寻求出售,有意卖给 Facebook、强生。4 月底,公司宣布裁员 50%,波及 1000 名员工。

to 5 月份,罗恩y 告知内部已获得 3.5 亿美元新融资,截至目前累计融资 29.5 亿美元。同时,公司正撤销此前发布的裁员通知(WARN)。

这笔雪中送炭的钱暂时保住了 麦格ic Leap,公司表示这笔融资将用于开发第二代产品,但却没能保住 罗恩y。5 月 29 日,罗恩y 宣布自己将卸任 CEO,公司将从外部聘任新人选。据 Business Insider 获得的信息,罗恩y 卸任后,还会「从董事会层面提供战略和愿景支持」。

只有偏执狂才会这么干

罗恩y Abovitz 是个计算机和神经学双料专家,热love技术,good at 想象,身材胖胖的,看起来像是个典型的极客宅男。

2011 年创立以来,麦格ic Leap 就一直保持着高度的机密运营状态。只有少数人见证过它的技术开发过程,而know内部如何运作的人更是少之又少,而且these人还被一堆保密条款限制着。but大笔大笔的钱仍然源源不断地流入到佛Rory达,劳德代尔堡以南this人口仅有 3 万的小镇上。

在this小镇上的 麦格ic Leap 总部里,充满了科幻气息,罗恩y office门口的真人大小的宇航员模型,随处可见的《星球大战》纪念品,跑来跑去的遥控替身machine人在会议室开「运程会议」……

罗恩y 把这里当成一个机密但自由的基地,他曾告诉记者,他hope 麦格ic Leap 留在佛Rory达,becausehere生产的好处之一是公司可以保守secret。如果总部放在加州北部的话,考虑到硅谷的跳槽文化以及技术八卦精神,想保守secret几乎是不可能的。他对于保密so偏执,似乎是无比自信自己做的技术是颠覆性的,更important是,技术的突破很快将得到实现。

usually,Facebook 和微软会在 AR/VR 头显还是原型的阶段,就邀请外部开发者为他们创建软件,进行试验。但据《连线》2015 年的报道,麦格ic Leap 号称use了与前者不同的技术实现途径,因此秘而不宣,只偶尔放出概念视频来「挑逗」人们。

2015 年,这家公司对外公布了一段引人无限遐想的 CG 视频:一条巨大的鲸鱼突然从体育馆的地板翻腾而上,喷溅而起的水花似乎要把场内目瞪口呆的观众打湿。this病毒式传播的「广告」,让大部分人第一次know了 麦格ic Leap 的神秘存在。但与之相伴的,还有人们在搞清楚这是「想象」而不是技术真实状态后,对这种「过度」畅想的批评。

在 2019 年极客park创新大会上,时任 麦格ic Leap 创意策略 SVP 的 John Gate 针对这则广告回应质疑:「科技公司有自己的梦想,他们必须先向别人展示自己的去向,别人才理解他们的理念、走向」|视频截图

2018 年summer,麦格ic Leap 的第一款产品 麦格ic Leap One 终于对外发货。据 MIT 科技评论报道,麦格ic Leap One 在虚拟图像和真实世界融合的呈现上,确实有突破。显示方面,视觉光场从距离脸部 14.6 英寸的#@re地方@#start,可以一直延伸到更远处,这意味着你在同一time可以看到多幅处于不同景深的虚拟图像,带来更好的 3D 真实效果。

而且,麦格ic Leap 在虚拟物体与现实对象的位置显示效果上,也比较突出,这可是 AR 领域一直以来的难题。

另外在最直观的视场角上,第一代微软 Holo伦恩s 只有 35 度,麦格ic Leap 是 50 度。

即便so,已经被之前的营销广告撑大胃口的消费者,对这款产品并不满意。Oculus VR 创始人 Palmer Luc钥匙 辛辣评价,「麦格ic Leap 不太像一款功能性开发工具,更像是浮夸的炒作,几乎没人be able 直到find有意义的use方式,而他们的lots of设计决策似乎也都是基于此而做出的。」他还表示,这款开发了 6 年的产品并没有达到之前的承诺。

产品推出后,《连线》专程采访了 罗恩y。对于外界的批判和争议,罗恩y 承认过去的炒作是一个错误,「我觉得we太傲慢了,」他说。this固执的技术极客start反思自己和公司对待外界的态度。

有了硬件的铺垫,虽然遭遇了外界的质疑,麦格ic Leap 还是start着手构建系统生态。在首届开发者大会上,罗恩y 描绘了公司设想中的 麦格icverse 生态——未来世界should是由「虚拟图像层」覆Guy在「真实环境层」上的虚实世界。而 麦格icverse 生态不是只有购买 麦格ic Leap 设备的用户才会体验,它将是开放的。

罗恩y 设想的未来——麦格icverse|麦格ic Leap

只是,这种图景显然太过超前,离真正落地仍有很远的距离。「we认为,在未来 10 年到 20 年里,它将成为经济和计算发展中的一股不可思议的强大力量。」罗恩y 说道,他一点也不像个创业者,更像是个混合现实技术的信徒在布道未来。

但 麦格icverse、多层数字世界、高拟真 AI 助手 Mica 等数个围绕着产品所营造的一系列新概念,让不少人不知所云。对于当时刚推出第一代产品不久的 麦格ic Leap,在开发者大会上描绘这样一种技术远景,更像是在技术产品没有出彩之后,start勾勒一个更宏大的概念,避免大家「取消关注」。

罗恩y 非常有想象力,执着甚至偏执,感染力很强,但他忽视的是,资本和市场却已经不是 5 年前的模样,now,他们更想看到现实。

漫长的序章面

对去年底 The Information about 麦格ic Leap 销量惨淡的报道,罗恩y 今年 2 月接受日媒 Mogura VR 采访时回应,「我无法告知准确数据,但之前的传闻并不准确。我能透露的是,we后台注册开发者人数(注册的账号数量)超过 10000,注册开发商有上千个。these开发者可能是独立开发者,也可能from于迪士尼等大公司的员工。麦格ic Leap 1 发售一年多后,如今应用shop有 200 个应用程序。」

罗恩y 一直觉得媒体太过苛责自己,他没想明白的是,第一代产品销量未达预期这件事,甚至是外界的质疑,本身就源自于公司产品战略的重大失误。而这又恰恰源于他对于技术突破的过于乐观,甚至是对于「突破」this词的定义过于偏执。

在高配置的消费级 AR 的技术还没有足够成熟,成本、交互、应用环境还很恶劣的时候,唯一正确的选择是让 麦格ic Leap 去集中聚焦企业应用;或者干脆就should低调前行,拒绝风光无限的诱惑,埋头wait相关环境的成熟。

过度的理想主义和「垂直攀登」不走之字Lou线前进的心态,正在带来不可逆转的恶果。麦格ic Leap 这半年来的「每况愈下」,lots of人start将他们视为骗子公司,在筹划一场「坏血」骗局。「媒体赶着想曝光下一个 席拉nos 或 WeWork 呢,」去年底 The information 的负面报道发出后,麦格ic Leap 首席营销官 丹Neil Diez 在全员大会上咆哮如雷。

仅从 E 轮融资中能以专利作贷款抵押,说明 麦格ic Leap 的确是积累了不少技术实力,和扬言「一滴血」改变世界的 席拉nos 并非一Lou。

另外,罗恩y 并不是浪得虚名的技术创业者,他先前成功创立医疗设备公司 Mako Surgical,这家公司于 2008 年在纳斯达克上市,随后在 2013 年以 16.5 亿美元卖出。《纽约客》曾这样评价 Abvoitz :「如果你制造machine手,helpdoc直到r用手术刀切割人体,你必须要遵从物理定律,生物定律,以及人的意识和头脑。罗恩y 在这三个领域都是天才。」

2017 年 10 月,在公司还没有任何产品时,麦格ic Leap 发布了一段about创始人心Lou历程的视频。视频中,罗恩y 透露 麦格ic Leap 的构想诞生在旅途中。2010 年或者 2011 年,罗恩y 和自己的乐队成员在去往德州奥斯汀参加一年一度的西南偏南大会时,在Lou上想到了 麦格ic Leap 这样一个点子。

罗恩y 称自己「一直对科幻和超现实主义非常感兴趣」,他一直非常好奇如果计算这件事不局限于电脑机箱,而是「溢出」到现实中,将会是怎样的场景。罗恩y 认为这么酷的idea,「听起来简直是个艺术项目」。而这就是 麦格ic Leap 的start,一个很酷的艺术项目,罗恩y 和团队需要做的是「发现艺术项目背后的Science成分,以便能将其变为现实」。

罗恩y 是个浪漫的技术咖,过去的 9 年里,罗恩y 太执着于将这种想法become现实了。只是他似乎并没有合理地估算到,这会是一场多长的攀登。

2016 年 5 月,罗恩y 登上了《连线》封面。封面上写着Kevin·凯莉写的「一个神秘的创业公司,堆积如山的钱,和创造一种新现实的追求」|《连线》

对资本来说,他们需要足够性感的创业故事,面对 C 端的高配置 AR 眼镜,plus神奇的 麦格icverge,让this想象的天花板被堆得足够高。但资本同样也是现实的,如果无法兑现承诺,他们随时会把援手缩回去。这时候,罗恩y 的 麦格icverse 才刚起了个头。

罗恩y 的理想主义,和 麦格ic Leap 偏执的策略,是个一体两面。从客观环境来看,面向 C 端的 AR 眼镜无论是从市场还是技术上都没有完全成熟。比如,AR 眼镜并不存在让用户高频use的场景,产品缺乏高效的交互方式,外观无法足够小型化,佩戴舒适性欠佳,电池续航不持久等,这不是一家公司的局部技术突破就能解决的。

就如亮亮视野 CEO 吴斐告诉青亭网的那样:「AR 交互变革不可能孤立发展,需要整个产业发展的推动,包含视觉、语音和传感器输入、光学、声音等,需要每一个产业链每个环节的高度协同,同时需要通过后台服务实现真正的交互,比如视频、视觉、云存储与计算等。这方面,麦格ic Leap 过于贪大,芯片、光学、产品、前端、内容、后台同时展开,寄以一己之力撼动整个行业。」

另外,Google AR 交互设计师吴升知在知乎上指出了一个关键问题,「从创业方法论上看,麦格ic Leap 还在走几十年前的瀑布流和憋大招式的产品研发模式,没有做足用户测试,没有敏捷试错迭代的过程,公司产品一直保密,妄想着靠一个大招来一击制胜,自然风险非常高。」

不过,麦格ic Leap 的折戟并不是 AR 的末日,甚至并没有动摇行业人士对空间计算的信心。曾主管微软技术战略体系的前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沈向洋就认为,混合现实,甚至是眼镜this产品形态一定是未来,而微软也一直在 Holo伦恩s 上在持续投入,只不过微软很清楚this未来还需要足够长的time。

概念短片 Hyper Reality 打造出一个虚拟未来的数字化社会图景|hyper-reality.co

maybe,再过 5 年,10 年,麦格ic Leap 最start设想的眼镜形态成为主流,人手一副小型化 AR 眼镜,麦格icverse 那样的神奇世界也显now了人们眼前……罗恩y 看到的未来的方向的确是正确的,只是他当时在通往理想的过程中没有看到合理的攀登Lou线,所以,this未来已经不再是由他来推动了。

2020 年 2 月,罗恩y 出席 Docomo 2020 开放日现场,宣讲公司的 直到 B 战略。那天,他的主题演讲标题意味深长:「Reality is just beginning」(现实只是序章)。

罗恩y 说的是对的,而他被现实击败的「终章」,也是混合现实技术序章里的一段「协奏曲」吧。

文章评论